数字化转型:中大型企业必争的蓝海

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建设“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成为国家战略。从“十二五”到“十四五”规划,数字经济政策逐步深化

最大的零售平台阿里巴巴没有一件库存,最大的客运平台滴滴没有一辆车,最大的短视频平台抖音不生产短视频;美图开始进军加密货币以求拯救市值,特斯拉开始大量持有比特币和狗狗币,有国家和地区开始承认和支持加密货币支付……是的,当今社会经济和商业模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数字经济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渗透了日常生活和生产的方方面面。

数字经济呼啸而来

近年来,宏观经济进入新常态,建设“数字中国”、发展“数字经济”成为国家战略。从“十二五”到“十四五”规划,数字经济政策逐步深化。

“十二五”规划纲要(2011-2015年)

加快建设宽带、融合、安全、泛在的下一代国家信息基础设施,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推进经济社会各领域信息化。

“十三五”规划纲要(2016-2020年)

牢牢把握信息技术变革趋势,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推动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加快推动信息经济发展壮大。

“十四五”规划纲要(2021-2025年)

迎接数字时代,激活数据要素潜能,推进网络强国建设,加快建设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以数字化转型整体驱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

数字经济的宏伟蓝图在政策的勾勒下愈加清晰,作为社会经济血脉的企业必将为我国“数字经济”建设奉献力量。

企业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

这不仅仅是大势所趋的政策和社会环境所致,更是企业内部运行必须的选择。因为在数字经济大行其道之时,商业模式、消费逻辑以及财富密码皆发生巨变,如果企业不转变,则无法在新的生态中生存和盈利。

数字化是企业新生的密码

纵观整体经济发展,数字化是信息化的进阶形态。

十年前,社会经济高速发展依托于信息化建设。中小企业电子商务服务体系不断升级,信用服务、网上支付、物流配送成了发展最快的领域;金融、税收、社会保障信息化建设,让实体企业享受更便捷的信息化服务,从而也延伸出了新的服务型领域和企业。

信息化的精细发展让实体企业摆脱了以往粗放式的经营、商业和营收模式。但信息化能实现的也仅仅是有利可图赛道的一哄而上,社会财富蛋糕的80%被少数人瓜分,各行业“巨头”企业不断壮大、“垄断式”发展。

十年后,数字化进程加速,实体企业将借助数字化实现突破性发展。这是社会发展过程给所有企业的又一次飞跃的机会。

数字化转型:中大型企业必争的蓝海

我们需要肯定的是数字化时代的战略逻辑不同以往:技术、产品、服务都是企业良好发展的基础,但数字化时代这些并不是最优资源,企业最大的优势取决于打破资源和产业边界约束,在更广阔的空间共生中创造需求。

在“共生逻辑”下,未来五年,谁乘上数字经济的浪潮,谁必将乘风破浪。

不变革,不转型,会死

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势在必行,并且有可能乘风破浪,但不数字化转型会怎么样?

负重前行中会被侵蚀、慢慢消失。就像博尔赫斯在《另一种死亡》中描写道“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死亡”的原因可能是:

第一,消费者不再选择

消费者的主权意识上升,需求更个性化和定制化的服务,这种服务是全生命周期的新型服务。实体企业不建立数字化的跨场景全域获客和运营能力就无法满足用户消费需求。传统出租车与滴滴出行的大战离我们并不遥远,但滴滴出行实现智能化的定行程、定价格、派工单、实时监控为消费者提供更全面、更便捷、更灵活的服务类型,客运服务的数字化打败了街边拦车的传统方式。

第二,产品没有竞争力

产品经历了硬件产品到智能互联产品转变的过程,产品提供更多的服务体验,通过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软件实现与众不同。想想那些消失在市场的手机品牌,我们见证了他们的兴盛,也默认了他们的“死亡”。

第三,单维度竞争太弱

同行竞争有输赢这很正常,但进入数字化时代后,单纯的行业内竞争逐渐演变成跨界的降维打击,这样的打击不是一个企业的竞争失败,而是整个行业的妥协、滞缓或者消失。以通话联系为主要功能的智能手机直接替代了相机;以短视频拍摄为主的抖音、快手直接让美颜类APP备受打击;智能锁的出现颠覆了传统的门锁行业。

数字化时代下,实体企业故步自封很可能导致“死亡”,并且不可预估。

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有效探索

实体企业在顺势而为、乘风破浪,还是油尽灯枯中应该不难选择。

2016年起,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前行者和探索者便络绎不绝,但根据麦肯锡报告显示,企业数字化转型失败率高达80%。

实体企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尤为重要。河北众诚集团作为历经20年风雨发展的传统实体企业,在2020年开始筹划数字化转型,并成立河北众诚数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打造众诚集团数实共振项目,将传统的发展模式转变为数字经济与实体企业相结合的数字化经济新形态,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将资产形态转变为轻资产、现金流资产,实现价值流转与价值变现。

首先,数字化战略发展是众诚数实共振项目的顶层设计。

众诚集团的数字化转型整体逻辑完全符合实体企业数字化改革路径:

第一,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搭建底层核心平台,更好地升级企业价值创造、传递、支持、获取系统,使企业有效获取数字化效能。

第二,构建业务、组织、人力的支撑体系,为数字化转型配备最优的后备力量。

第三,实现消费者和客户需求沟通新模式,全线产品和服务的数字化运营,在技术的基础上让场景驱动企业数字化转型。

第四,打造联盟生态系统,为所有对数字化链改需求的实体企业提供相应的场景,激励每一个生态节点的有效行为,用去中心化的方式降低实体企业数字化链改解决方案的门槛。

其次,选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实现数据的协同和智能。

区块链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其分布式记账的特点可以实现价值在网络的有效传递,构建新的经济模式。众诚数实项目使用国内第一大ULAM联盟链为底层基础。ULAM的创始人是清华大学密码学博士吴彦冰,吴彦冰的老师则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顶级密码学专家王小云,这将极大的保障了这条颠覆式的新公链在绿色、安全和高效方面的优势。

再则,众诚集团数字化链改完成将资产数字化的伟大举措。

普遍情况下,实体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存在“假大空”的现象,顺应时代喊口号而已。但众诚集团数字化转型的决心还体现在旗下实体企业资产进行了1:1的数字化,实现资产在链上流动,企业内循环以及供应链都将成为资产数字化的使用者和流动性提供者,不断的盘活链上资产,成为众诚数实共振项目最与众不同之处。

最后一定下细细品味: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就是利用新兴信息技术与企业经营深度融合,从而实现企业新增量价值和转型升级的过程。

本文来自奔跑财经投稿,不代表链都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du24.com/archives/68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