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与隐私计算研究中心主任莫晓康:未来25年金融科技之核动力革命

7月28日,北京大数据研究院区块链和隐私计算研究中心主任莫晓康出席2021年中关村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性峰会并发表演讲。

7月28日,北京大数据研究院区块链和隐私计算研究中心主任莫晓康出席2021年中关村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性峰会并发表演讲。

以下演讲稿原文由莫晓康主任提供:

一、 人类正在向赛博空间移民

人类生活向赛博空间(CyberSpace,也被译为信息空间,或网络空间)的迁移,是21世纪最大的发展趋势之一。今天我想从这个视角出发,去探寻一下金融科技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其中将有四个观察要点:赛博空间的科学理论,赛博空间的工程技术,赛博空间的数字黄金,以及最重要的主题:赛博空间的金融科技。

大约在20年前的世纪交替之际,开始发生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移民浪潮,即从物理空间向赛博空间的移民。150亿年前的大爆炸创生了今天人类所居住的物理宇宙。而1994年开始的互联网商业化,则创生了未来人类的重要居住地:赛博宇宙。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从物理空间向赛博空间迁移。

观察一下30年来全球顶级上市公司的构成变化。1989年,市值排名前10的公司为:日本兴业银行、三井住友银行、富士银行、第一劝业银行、花旗银行、通用电气、东京电力、IBM、丰田汽车、美国电话电报公司。2021年,市值排名前10的公司为:苹果、沙特阿美、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腾讯、特斯拉、阿里巴巴、伯克希尔哈撒韦,即7家信息技术公司,1家石油公司,1家汽车公司,1家是投资家巴菲特的公司。

当前大家对数字经济的高度重视,也正是这个世界大潮流的体现。几天前,在7月24日举办“2021世界区块链大会·杭州”开幕式上,我听到清华大学李稻葵教授对区块链发展提出的一些独特看法。他认为在传统第一产业(农业为主),第二产业(工业为主)与第三产业(服务业为主)之外,未来会有一个第四产业。因为未来人类将更多生活在数字世界里。我个人很赞同李教授的看法。我今天也正是想从类似的角度,来探讨金融科技的发展。

二、 赛博空间的科学与技术

几百年来,科学家们对物理世界自然规律的深入探索,构成了牛顿力学、电动力学、狭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量子物理等重要科学理论。科学理论进一步转化为工程技术,从而赋予人类精准操控物理世界的能力。人类因此发明了蒸汽机,实现了机械力代替人力。人类又通过对电磁力的运用,掌握了能量的远距离瞬间传送,以及信息的有线传输与无线传输。在相对论与量子物理的时代,人类又进而掌握了原子能、激光、半导体、GPS导航、新材料、量子通信等更先进的技术,对物理世界的驾驭越来越游刃有余。

那么这个诞生于1994(对人类来说)的赛博世界,有没有它自己的自然规律,以及与之相应的科学理论与工程技术呢?我个人的看法是:赛博空间的基础科学,正是我们称之为隐私计算的科学(国际上更多采用advanced cryptography这个叫法,即高等密码学)。而赛博空间的基础技术,则是今天被称之为区块链,而未来可能会演化为更高级形态的技术。当然这不是全部,但应该是最主要的基础。

区块链与隐私计算,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就是构建一个全人类的互信基础设施,从而将人类几千年来基于“间接信任”的商业模式(或社会管理模式),转变成基于“直接信任”的商业模式。从技术上说,就是用分布式的程序和算法,构建一个完整的“直接信任”体系,从而替代对可信第三方(Trusted Third Party,TTP)的依赖。

上述宏大的构想,也可以理解为:将丰富而荒蛮的赛博星球(人类互联网世界今日的状态),进行大规模的绿化生态改造,使之成为一个更加适合人类居住的文明星球。而这个赛博文明星球的建成,又会反过来给人类在物理世界的经济生活,带来巨大的建设性作用。

三、 隐私计算:电话上打扑克的科学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我想用几分钟的时间解释一下什么是隐私计算。让我们回到这门学科的源头,RSA算法的发明者Shamir,Rivest和Adleman在1979年发表的著名MIT论文:Mental Poker(心理扑克)。这篇论文的摘要写道:Can two potentially dishonest players play a fair game of poker without using any cards (e.g. over the phone)?两个有可能不诚实的玩家,能否不使用任何纸牌(也就是说在电话上),完成一局公正的扑克游戏?

我们都知道,两位象棋大师下棋是可以不用棋盘的。如果一位在北京,一位在上海,他们可以在电话上下棋,而不需要任何其人或物的帮助。但如果是两位扑克大师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呢,他们能在电话上打牌吗?大家想一下有没有这个可能?打牌意味着两人需要完成洗牌、抓牌、出牌等动作,这个怎么在电话上完成呢?两人在电话上能做的,就是相互说话,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你再说一句,我再说一句。不允许有第三个人帮助,也不允许借助任何物理的装置。

以洗牌为例,当两人有一副物理纸牌时,洗牌就是随机创造出52张牌的一个顺序,而且这个顺序的信息,是同时对双方保密的。如果两个人只能在电话上说话,他们该如何创造出这副牌的顺序呢?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创造出这个顺序,那么这个信息一定包含在双方相互对话的内容里。但是既然如此,又如何做到这个信息对双方都保密呢?双方要通过这个对话,创造出一个客观存在,但同时又是对双方保密的信息,这听上去完全像天方夜谭。

但令人震撼的是,这三位密码学家与数学家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基于此前他们所发现的RSA算法,他们构建出这样一个互动协议(即一套特定的对话规则),使得双方真的可以通过一种神奇的对话,完成一局公正的扑克游戏。在外人看来,这就有点像《皇帝的新衣》里所描述的那样,仿佛有一副“看不见的牌”,在帮助他们完成这个游戏。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发现。虽然不像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那么有名,但是它很可能具有同等的开创性意义。从这里开始诞生了现在被称之为“隐私计算”的科学。此后,著名的华人科学家姚期智先生在1982年的论文里,进一步提出了百万富翁问题:两个百万富翁能否通过相互对话,判断出谁更有钱,但是又不能相互暴露自己有多少钱,最重要的是不能借助第三方的帮助。他进而提出了更一般的安全多方计算问题,并找到了一个天才的解决方案,从而让这“隐私计算”这门科学正式登堂入室。

与物理世界的科学一样,隐私计算作为赛博空间的科学,以及由此发展出来的工程技术,也赋予了人类精准操控赛博世界的能力。借助这些技术,人类可以在赛博世界上,构建出各种人们在物理世界所熟知的事物的等价物。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对应于物理世界的黄金,可以去构建赛博世界的黄金。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仅仅是冰山之一角。

四、 赛博空间的数字黄金

据物理学家们研究,在宇宙大爆炸逐渐冷却之后,首先产生了氢元素,氢元素在引力的作用下聚集而产生恒星。大的恒星再进一步演化为中子星,再通过中子星的碰撞,产生出金元素。黄金以其稀有性及其它良好的物理属性,成为人类历史上被赋予最大信任的商业价值媒介与载体。

那么赛博空间的黄金又将如何练成呢?1994年所诞生的人类赛博世界,其规模在爆炸性增长,也携带着巨大的商业价值,但同时也是一个缺乏内在秩序的荒蛮之地。而2009年区块链的出现,则向人们展示了在赛博世界构建某种全新内在秩序的可能性。这同时也是赛博炼金的第一步。但是它所炼出来的比特币,从技术上还缺少了物理黄金最重要的一个属性:匿名性。

2013年,隐私计算研究取得了一个重要的技术突破,提出了零知识证明的Pinocchio协议。2016年,一群富有想象力的学者与相关技术团队,从工程上实现了Zcash协议,并使之上线运行,从而首次在赛博空间构建了物理黄金的等价物,我们可以把它看成一种赛博黄金。它没有发行者,没有管理者,它的流通过程可以做到完全匿名,即只有当事人知道,而没有任何其他人能看见。就像物理黄金只遵循物理世界的自然规律一样,赛博黄金也只遵循赛博世界的数学规律。

在这里,我们暂不评价这一发明的社会意义。任何技术发明,都有可能被人类用于建设性或非建设性的目的。我们这里的重点,是关注其技术上的巨大创新性,以及改变未来世界的潜在力量。而赛博黄金的实现,只是这个潜在力量的一个小小的预演。

五、 赛博空间的金融科技

与物理世界传统的金融科技相对应,赛博世界有没有自己的金融科技呢?我个人认为,2009年区块链的问世,正是赛博空间金融科技起手式。2016年Zcash的成功上线,则从技术上进一步向我们展示了赛博空间的深度。它能做我们想象不到,或者认为貌似不可能做到的事。

2020年DeFi(分布式金融)的大爆发,则标志着赛博空间金融科技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高速发展期。它在赛博空间里,构建没有银行的银行业务,包括抵押贷款、多币种交易、各种复合型金融产品的交易,等等。

从技术上说,它给人们以这样的希望:通过算法与程序,可以突破各种人性的局限性(作恶的可能性),以及人类组织结构的局限性(阻力、低效率等),把金融的运行效率提高成百上千倍。而它的全局透明性与可监管性,对于金融风险的提前预判与高效管控,也是传统金融科技难以达到的。如果未来5-10年,在虚拟的赛博世界上,逐渐成长出这样一种新型的金融科技,它会如何?我想它不会只满足于在虚拟世界中自娱自乐,而是一定会回到现实世界中来,与传统的金融业务以及真实的人类经济活动发生关系,发生前所未有的新型化学反应,并逐步实现深度的融合。到那时,我们传统的金融科技该如何应对?

六、 2050年:金融科技的展望

回顾过去近30年来,互联网技术对世界的影响,我们不妨一起展望一下未来30年。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等)将如何改变未来的世界。

在这里我想表达一点个人的看法,不对之处请大家指正。我的看法是:1994年开始的第一次互联网革命,构建了全球互联基础设施,从技术上解决了全球人类信息互通的问题。2009年出现的区块链技术(及隐私计算技术),正在引发第二次互联网革命。到2050年(或更早的时间),它将建成全球互信基础设施,从技术上解决全球人类商业互信的问题。整个“互联网”将全面升级为“互信网”。

这个基础设施的主要功能是:让全世界任何两个(或多个)陌生人,都能够瞬间建立充分的商业信任。这种信任不是基于一方对另一方的道德期望,也不是基于传统的“可信第三方(TTP)”(即中人作保模式),而是基于以分布式算法与程序构建起来巨大网络。它使得在网络上作恶变得成本极高,而近乎于不可行。这将从根本上改变人类几千年来基于TTP的“间接信任”商业模式,并演化出基于“直接信任”的全新商业模式。

回想一下柯达公司的故事: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胶卷已经不再被需要。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几乎一夜之间土崩瓦解,而不复存在。当“直接信任“逐步普及后,“间接信任”也会变得不再被需要。传统上那些以提供“间接信”为主要生意的TTP,需要做什么样的转型?

那么这些TTP都是谁呢?目前全球最大的TTP,可能就是美元体系。中国和俄罗斯做生意,为什么不能用人民币或卢布,而要舍近求远使用美元呢?这就是TTP强大的地方,但同时也是它脆弱的地方。如果中国与俄罗斯的企业之间能够很容易建立“直接信任”,他们是完全可以不用美元的。

什么是金融?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最主要的一个功能,就是为相互不能直接信任的各方,提供间接信任。有钱的人想把钱借出去,需要钱的人想把钱借进来。但是他们不能直接做这个生意,因为缺乏相互信任。过去的钱庄、票号,以及现代社会的各种金融机构,在很大程度上,扮演着TTP的角色。那么到2050年,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机构,金融业务将如何?它们需要进行什么样的转型呢?而与之相生相伴的金融科技,又需要发生什么样的转变?我想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未知空间,有待我们一起去探索和发现。

本文转载自莫晓康,本文观点不代表链都财经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