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Nostr 向左, Farcaster 向右

Nostr 更像比特币, Farcaster 更像以太坊。

撰文:0xOrange

2 月 1 日,Twitter 联合创始人 Jack Dorsey 发布推文表示,基于分布式社交媒体协议 Nostr 的社交产品 Damus 和 Amethyst 正式在苹果 App Store 和谷歌 Google Play Store 上线,不出意外, 微信朋友圈和推特时间线都被各自的公钥字母刷屏,去中心化社交再次成为热议的话题。

同时,大家不可避免会将其和推特这样经典的 WEB2 社交产品进行对比,只是有的人在对比过程中会错误匹配,比如将 Twitter 和 Nostr 进行对比,或者说将 Damus 等同于 Nostr ,这里的误区在于,Nostr 本质是协议,Damus 是根据协议开发的第三方应用,类似于 Damus 这样的应用还有很多个,以下为 Nostr 不同客户端实现的对比。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Nostr 向左, Farcaster 向右

Nostr 是一个最简化的协议,致力于创建一个抗审查的全球「社交」网络,这样的愿景反应的是当下的社交困境:社交网络被审查,不自由。

最常谈的例子当然是推特,但是,推特做错了吗?

我觉得未必,因为他是一家在美国登记注册的私营公司(曾经是上市公司),这注定了它需要接受监管,要对股东负责,要有盈利的商业模式……它是一家商业公司,而不是言论自由的卫道者。

作为一家公司, 他有权制定自己的言论审查边界,比如当各种儿童色情、仇杀、种族仇恨的言论充斥平台,必然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从而影响广告商的投放需求,此外,政府、公众舆论甚至是内部员工的意见都可能成为压力,影响到言论审查。

谁来捍卫社交网络的自由?我觉得不应让公司或者说应用来全然承担责任,而是交由类似于 Nostr、 Farcaster 这样的协议,代码保障自由。

用最常见的比方,Nostr、Farcaster 就是社交的 Layer1,提供了一个真正自由的「公共」空间,其他各类开发者、私营公司可以基于这个公共广场构建应用,理论上推特等经典 WEB2 应用也可以基于 Nostr 构建,在社交的 Layer2 比拼的是 UIUX,策展,运营……各家应用可能有不同的言论审查尺度,但这不影响「源信息」的存在,哪怕某些信息在某个应用被屏蔽了,在另外一个应用,他依然能够展示,这也让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应用。

Nostr、 Farcaster 则是比较有代表性的社交协议层,此外,还有 Lens Protocol、和 DeSo,他们有着同一个目标,但技术路线甚至是「协议性格」都有所不同。

综合对比,Nostr 和 Farcaster,一个简单的结论是:Nostr 更像比特币, Farcaster 更像以太坊

本质上看,Farcaster 依然是一家由 VC 提供资金支持的公司,由前 Coinbase 高管 Dan Romero 建立,在 2022 年 7 月获得了 3000 万美元融资,a16z 领投。

Farcaster 的早期邀请用户群主要是 VC、项目方创始人、以太坊社区用户。

在设计上, Farcaster 使用以太坊架构,在 Farcaster 上创建个人资料会生成助记词和以太坊 Goerli 测试网上的身份,Farcaster 选择在链上托管用户身份信息,即全球数据注册处。

因为在链上存储信息本身是昂贵的,Farcaster 的取舍是,将一个人的身份信息以及读写数据的能力存于链上,其它数据信息(比如发送的私信等)则会被存储在链下服务器 Farcaster Hubs 中,以此确保用户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身份、社交关系以及数据信息。

目前,有超过 30 个应用程序建立在 Farcaster 协议上。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Nostr 向左, Farcaster 向右

相比 Farcaster 的数千万美元融资,Nostr 则显得寒酸,它由一群匿名开发者建立,没有拿外部融资,后来从推特创始人 Jack Dorsey 那里获得了 14 BTC 的捐赠,这也是唯一的外部资金。

在早期,Nostr 的支持者主要是以 Jack 为首的比特币爱好者, 包括最早为中本聪架设比特币论坛的核心开发者 Martti Malmi 基于 Nostr 协议开发了客户端 iris.to。

与比特币一样,Nostr 追求的是「简单」,每个用户的身份信息就是公钥,核心就是两个组件,客户端和中继器(也可以叫转发器)。

每个人都运行一个客户端,要发布某些内容时,你要用你的密钥对其签名,并将其发送到多个中继器(由其他人或你自己托管的服务器),要从其他人那里获得更新,你可以询问多个中继器是否了解这些其他人。

任何人都可以运行中继器,我们也不需要信任中继器,签名是在客户端进行验证的。

用 BTCStudy Ajian 的一句话总结就是,Nostr 是基于公钥的、极简的、抗审查的信息传输协议。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Nostr 向左, Farcaster 向右

除了 Nostr 和 Farcaster ,最火热的社交协议当属 Lens Protocol,由 DeFi 借贷项目 Aave 创始人 Stani Kulechov 在 Polygon 上构建的一个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协议。

Lens Protocol 的核心在于充分利用了 NFT 的潜力,以 NFT 为基础构建社交图谱。

比如,当你创建 Lens 个人资料时,你的以太坊钱包中生成铸造一个 NFT;当你在 Lenster 上关注某人时,你在链上铸造了一个「粉丝」NFT(Follow NFT) 且每个 NFT 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记录了建立 / 关注的顺序。

因此,在 Lens Protocol 下,社交关系不仅仅是作为一种数据,更是一种可转移交易的资产。

从生态发展的角度来看,Lens Protocol 应该是目前最火热的社交协议,这一定程度来源于其组件模块化的设计。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Nostr 向左, Farcaster 向右

Lens Protocol 对开发者异常友好,允许开发者使用模块化组件在 Lens 上任意搭建自己的社交应用,包括大量 Web3 和 Web2 工具,或链上和链下数据,所有这些都由 LensAPI 绑定在一起。比如数据托管,应用程序可以选择 IPFS 和 Arweave 等去中心化存储方式,也可以选择 AWS 等传统方式;可以选择 XMTP 或 Dialect 进行直接消息传递,选择 Push 或 Notify 发送通知。

在传统互联网领域,社交是明珠,因为具有强大的网络效应,社交图谱带来的寡头效应特别明显,比如包括探探、陌陌等在内大多数社交应用的社交终点其实是微信,任何人都很难离开微信沉淀的社交关系。

不谈去中心化社交能否颠覆传统社交关系和图谱,这里要问的一个问题是,去中心化社交还有网络效应么?谁会成为赢家?

传统互联网社交平台的网络效应和垄断优势很大程度来源于,封闭和许可,构建起属于自己的后花园,一段时间后,用户退出这些平台的代价十分高昂,因为不能带走社交关系和图谱。

但在去中心化社交中,无许可,以及用户控制自己的社交关系下(前提是真的控制),用户退出成本较低,从而使网络效应更难积累。

或者说,去中心化协议可以积累部分网络效应,但应用很难积累网络效应。

这或许就是一种加密自由。

仅抛砖引玉,与诸位共同探讨。

本文来自:深潮TechFlow
不代表LDNews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du24.com/archives/29341.html

(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微信:CryptoMetac

邮件:liandufin@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微信
LDNews 让你轻松读懂Web3趋势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