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性危机突现,Celsius 和 Three Arrows 先后陷入困局

Celsius 和 Three Arrows Capital 两巨鲸此前均涉险暴雷项目 Terra。

原文标题:《流动性危机突现 DeFi 反噬加密巨鲸》

撰文:茉莉

5 月那场因 UST 脱锚、LUNA 归零带来的市场恐慌,终究伴随着加密熊市的低气压蔓延到了 6 月,另一组有「锚定」关系的加密资产 stETH 和 ETH 出现异动。

这两种资产的常规兑换比例为 1:1。从上周起,这个平衡被打破。

stETH 是 DeFi 平台 Lido 推出的 ETH 2.0 质押凭证,在该平台上,用户每存入 1 ETH,就可以获得 1 stETH 的质押凭证代币,二者形成了 1:1 的汇率关系。由于 stETH 后来被广泛引入 DeFi 市场,该代币不仅可以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上兑换为 ETH,还被一些去中心化的借贷平台视作借出其他加密资产的抵押品。

目前,在 stETH-ETH 交易量最大的 DEX 「Curve」上,1 stETH 大约只能兑换 0.95 ETH, stETH 成了打折版的 ETH。有了 UST 事件的经验,加密用户最先能想到的就是:有人在大量地卖出 stETH。

最先被发现的卖出者是加密资产做市商 Alameda Research,仅上周五,该机构在几小时内撤出了接近 5 万枚 stETH。同期,stETH 对 ETH 的汇率脱钩 5%。但之后该机构又重新买回了 stETH。

如果这仅仅是做市商根据市场行情进行的常规操作,那么之后的两个市场角色则出现了非常规动作。

周一,中心化的加密资产借贷平台 Celsius 突然宣布暂停客户提款和转账,人们发现,该平台是 ETH2.0 的质押大户,手上至少持有 40.92 万枚 stETH,占 stETH 供应量的 9.69%。Celsius 突发的停提动作让它成为了 stETH 潜在的抛售方。

今日,知名加密资产对冲基金三箭资本被曝「清算风险」,虽然该机构并未明确回应传言,但链上信息显示,该机构在不断通过其拥有的地址进行 stETH 的转移及变卖,它的一个地址上仍持有 19614 枚 stETH。

两头加密巨鲸正在被危机包围,他们也是 DeFi 的深度参与者,两方都将其所管理的加密资产大规模地投入到 DeFi 场景,包括算法稳定币和借贷市场。加密资产市场牛市时,DeFi 乐高是投资收益的加速器,如今熊市已现,DeFi 开始反噬,资金雄厚的巨鲸首当其冲。

两加密巨鲸先后暴露危机

如果不是 stETH 与 ETH 脱锚,人们可能不会立刻注意到巨鲸们的困局以及他们可能会带来的市场风险。

6 月 13 日,加密资产借贷平台 Celsius 突然宣布,将暂停所有账户之间的提款、交易和转账,此举的原因是「极端的市场条件」,目的是「稳定流动性…… 让 Celsius 能更好地履行对客户的退出义务」。

Celsius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成立 2017 年,主营加密资产的存贷业务,它吸储用户的加密资产,APY(存款年收益)最高达 17%;同时也支持用户将加密资产作为抵押物,以最少为 1% 的年利率获得美元稳定币甚至美元的贷款。

Celsius 暂停用户提款,明确表示是为了「稳定流动性」,换句话说,它陷入了流动性危机,当前它手头可动用的加密资产大概率无法满足用户随时赎回的需求。

这个号称「拥有 15 万枚 BTC」、「为社区提供了超过 10 亿美元收益」的加密巨鲸,把「钱」投向了何处?

stETH 与 ETH 脱锚后,人们发现,Celsius 是 ETH2.0 的巨额质押者之一,有 158176 ETH 被锁在了以太坊的信标链中,目前价值 1.68 亿美元。尽管价值不低,但这部分 ETH 无法随时赎回,需要等待以太坊 2.0 网络完成合并后才有机会提取。这一部分价值对于 Celsius 来说是非流动性资产,无法解决用户的赎回需求。

此外,区块链数据分析服务商 Nansen 标记的 Celsius 的一个钱包地址显示,该地址拥有的加密资产总价值为 9.16 亿美元,主要包括 stETH、ETH、WBTC、WETH、LINK、COMP 等,其中仅有价值 80.2 万美元还躺在钱包里,其余价值均被用来抵押在 DeFi 借贷平台 Aave 和 Compound 上,贷出了价值 6.88 亿的各类美元稳定币,包括 USDC、DAI 和 USDT。

流动性危机突现,Celsius 和 Three Arrows 先后陷入困局

Celsius 将大量资产抵押到了 DeFi 借贷平台中

也就是说,Celsius 这个地址中的加密资产暂时无法流动,但它贷款来了大量的美元稳定币,很可能想以此来解决它的兑付问题。但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存在更大的风险,一旦抵押品的价值出现下跌,借贷平台将启动清算机制,Celsius 如果无法补足抵押品,将面临被清算的风险。

当然,这仅仅是 Celsius 的一个钱包地址,加上外界还无法知悉该平台的兑付缺口,因此无法判断它这个「雷」到底有多大,但停提的操作已经将它暴露在流动性危机中,而另一个被危机包围的是三箭资本。

6 月 15 日,媒体 The Block 援引消息人士说法称,三箭资本在加密资产衍生品交易平台 Deribit、借贷平台 BlockFi 上的清算总额高达 4 亿美元,该机构正在处理与其贷方和其他交易对手方的关系。

很快,三箭资本创始人 ZhuSu 发了一条信息模糊的推特,「我们正在与有关方面进行沟通,并致力于将问题解决。」至于在解决什么问题,ZhuSu 并未明示。

这个成立于 2012 年、注册在新加坡的加密资产对冲基金开始暴露问题,与之有关的投资标的正在出现异常。三箭资本加持的 NFT 基金 Starry Night 已经将它在 SuperRare 平台上共计 70 件 NFT 收藏品全部清空,这些藏品消耗了该基金 2100 多万美元。

此外,Nansen 上标记为三箭资本的钱包最近 2 天内一直在转移并卖出 stETH,有分析师认为,三箭资本此举是在偿还其在 Aave 的债务,以避免它的头寸(约价值 2.64 亿美元 22.3 万 ETH)被清算。链上数据显示,三箭资本的 ETH 也处于出清状态,有近 8000 ETH 被卖出。

无论是 Celsius 还是三箭资本,都面临着类似「资不抵债」的问题,手头资产的流动性告急是表征,但到底是什么将他们推向了危险的边缘?

两巨鲸均涉险暴雷项目 Terra

对于加密巨鲸这样的市场老手来说,熊市的下行行情是容易被预料到的,但有些难以预料的「雷」很可能早早就埋下了。

拿 Celsius 来说,过去 4 年中,它在加密资产的欧美市场中成为了一个独角兽般的存在,吸引了 170 万用户使用,去年的 B 轮融资规模从 4 亿美元扩大到 7.5 亿美元,估值达 35 亿美元。除了借贷业务,Celsius 开始向比特币采矿产业扩张,投资规模在 3 亿到 5 亿美元。

但 Celsius 踩得坑也不少,且踩在了它获取利润的主阵地 DeFi 领域。

去年 12 月,BadgerDAO 遭黑客攻击,损失的加密资产价值达 1.2 亿美元,其中有超过 5000 万美元来自 Celsius,包括 2100 BTC 和 151 ETH。

去年 6 月,ETH2.0 质押解决方案公司 Stake Hound 丢失了私钥,损失了客户存入的超 3.8 万枚 ETH。数据分析机构指出,其中 3.5 万枚 ETH 来源于 Celsius,但遭到了该公司的否认。

这些负面事件持续消耗着客户对 Celsius 的信任:一个号称专业的加密机构是否有完善的风控机制?结果,Terra 的 UST、LUNA 暴雷事件再一次击溃了客户对 Celsius 的信任。

UST 脱钩后,区块链数据分析机构 Nansen 指出,7 个大型加密钱包从 Anchor(Terra 链上的借贷平台)撤出 UST 流动性并在 Curve(以太坊链上 DEX)上出售,这是触发 UST 脱钩的初始原因,这 7 个钱包中有一个属于 Celsius。

这意味着 Celsius 曾在 Anchor 中套利,但该公司的 CEO 表示「我们没有引发 LUNA 崩盘也没有从中受益」,而链上数据分析师们还是找出了证据,Celsius 控制的钱包至少在过去 5 个月中向 Anchor 发送了至少 261000 ETH(时值 5.35 亿美元)。

从结果看,Celsius 的撤出动作似乎让它从 UST 暴雷中逃了出来,但这个机构在 DeFi 中屡次涉险的风格令它的用户感到不安,已经有用户在 UST 暴雷后将加密资产从 Celsius 中取出,恐慌开始蔓延,难以应对的挤兑或将到来,这也许正是 Celsius 最近关闭客户提币的原因。

UST 和 LUNA 这个「雷」结结实实地砸到了三箭资本的头上,该基金是这组姊妹币的发行方 Terraform Labs 的投资方之一,在该项目崩盘前的融资中还领投了 5 亿美元。外界从 ZhuSu 在 LUNA 崩盘后仍在为其站台的举动分析,三箭资本大概率是想从项目的重建中挽回亏损。

在 Terra 分叉后产生了 LUNA 的分叉币 LUNC 后,三箭资本用 5.596 亿美元购买了 1090 万个 LUNC,并将之质押在节点上获取奖励,但现在这笔投入随着 LUNC 的暴跌已经缩水为 660 美元。

三箭资本的亏空还不只于此。

在加密资产交易平台 Bitfinex 上,三箭资本站在亏钱榜的第二名,仅 5 月份就亏损了 3100 万美元。除了亏钱,有加密资产交易员爆料,三箭资本在包括 BlockFi、Celsius、Nexo 在内的中心化借贷平台上均有借贷头寸,存在清算风险。

从属于三箭资本的多个钱包的链上痕迹看,该机构也在补救损失。

从今年 5 月至今,三箭资本累计将 10 万枚 ETH 转移到了交易所 FTX,不排除是在将 ETH 变现。此外,最近两天,三箭资本不惜亏损,开始将 stETH 通过多种方式兑换为美元稳定币。

流动性危机突现,Celsius 和 Three Arrows 先后陷入困局

三箭资本近期转移了大量 stETH

加密资产交易员 MoonOverload 在推特上分析,三箭资本抛售 stETH 的举动更像是在偿还他们在 DeFi 借贷应用中的债务,以避免被清算。

无论是以「CeFi 与 DeFi 桥梁」自居的 Celsius,还是将资金大规模投向 DeFi 的三箭资本,两头巨鲸的崛起都离不开 DeFi 在牛市中的加速作用,或者说,牛市放大了 DeFi 对加密资产收益的催化效应,Celsius 和三箭资本都曾乘着趋势的风在牛市里冲浪。

当熊市来临时,DeFi 的放大效应逐渐体现在风险上,stETH 因为机构型巨鲸的流动性危机而遭遇抛售,与 ETH 发生了脱锚。风险管理不当的持仓机构也卷入其中,不但在亏损中越抛越亏,还可能将风险传递至更广泛的市场。

目前,Celsius 将至少 40.92 万枚 stETH 抵押在了 Aave 上,这些 stETH 仍然属于抵押物,并未卖出,但有清算风险。因为即便 Celsius 自己不卖,也无法防止其他巨鲸出售 stETH,比如困难重重的三箭资本,stETH 一旦触发清算,Celsius 的抵押品如果补充不上就会遭遇清算。

如果 Celsius 为了恢复用户提款需求而选择卖出 stETH,自己这头巨鲸也会触发清算价格不说,还会将恐慌蔓延,引来 stETH 的抛售潮,进而引发连环清算。

三箭资本面临的处境也是同样如此,曾经依靠循环套利而获益的加密巨鲸们陷入了两难,DeFi 乐高开始在流动性危机出现时反噬巨鲸。

问题是,市场上这样的巨鲸并不在少数,Celsius 的竞对平台就有多家,包括 BlockFi、Nexo 等,他们的商业模式大体相同,都是从 DeFi 市场中攫取利润的 CeFi 平台,半透明式的运用方式也掩盖着风险,比如它们的用户很难知道自己的资产到底流向了哪个 DeFi 项目,项目的智能合约安不安全,平台的流动性是否正常…..

熊市的大幕刚拉开一角,三箭资本不会是唯一涉险的机构,Celsius 也绝不是最后一个雷。

本文来自:蜂巢Tech,不代表链都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du24.com/archives/19504.html

(1)
上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下午12:30
下一篇 2022年6月16日 下午1: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公告:链都财经系统升级完成